擦亮“高原明珠”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治理见闻

“三退”护“海”,草长莺飞

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综合治理见闻

发展理念的转变,离不开政府的引导。“过去我们注重做大做强,现在是做优做强。”河南省工信厅中小企业服务局局长郭瑞山表示,近年来加大对优质中小企业的培育,为企业“专精特新”发展提供信息咨询、研发设计、市场开拓、投资融资等服务,目前已有478家企业被纳入培育库。

近年来,随着“放管服”改革、减税降费等深入推进,营商环境不断改善,中小企业等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有效释放,但现实中仍存在不少梗阻。调研中,记者发现,更公平的市场环境、更完善的创业环境,是中小企业家的共同期盼。

享有“高原明珠”美誉的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经历了“城进湖退、水体污染”之痛后,经过两年多的综合治理,生态系统得到历史性修复,山清水秀、鸟欢人和的景象正在显现。

人鸟和谐已成草海一景。然而,早些年人们向“海”要地,曾一度加剧“人鸟争地”矛盾。今年79岁的村民刘广银祖祖辈辈都住在草海边上。他说,以前村里人多地少,粮食珍贵,还经常有鸟来破坏庄稼,有的人便驱赶甚至追打。后来政府加大宣传,增强了大家爱鸟护鸟的意识,收割时有的村民还有意留一些玉米、土豆等在地里,供越冬候鸟食用。

在业内人士看来,出乎意料的融资需求数据背后,除了受经济大环境影响企业投资意愿不强外,企业融资需求趋于理性也是重要原因。

记者在草海西海码头看到,原有旅游经营设施已全部拆除,昔日活跃的经营活动不复存在。同时,码头旁建起的分散式污水处理站正在运行,处理后的污水经由人工湿地自然净化后再排入草海,水体清澈。

治污净湖:还草海“一湖清水”

“经济不好的时候,有的企业照样能办好;经济好的时候,也有企业倒闭。关键是企业自己做到高质量发展。”贾申龙说。

不仅是规模的增长,这里承载着企业转型发展的新机遇。在发电机组控制器领域深耕10多年的众智科技想通过新厂区提升数控面板的品质,在新能源、5G等领域打开新天地。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新书分享会上,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的李修文坦言,我写的仍然是我曾踏足过的地方和我曾目睹过的人与事,如果有什么辽阔之处,这辽阔莫如说是狭隘——那可能是一种对于不值一提之人或事的强烈迷恋,再大的辽阔,我也得将其收窄在这个狭隘里。如果有什么抱负的话,我的抱负就是下定了决心为那些不值一提的人或事建一座纪念碑。

著名作家阎连科评价,当散文家都在各行一路,李修文却偏把这诸多的一一汇聚起来。思辩、情感、民间,戏剧与古典,对底层生活的焦虑和对世界的独思。简洁而韵律感极强的文字、深沉的思考,不仅体现了一种后天集成的丰富,而且展示了他面对人与世界时,令人惊惧并信服的天赋才华。

《致江东父老》书封 主办方供图

护鸟爱鸟:保护大家共同的家园

“转型要趁早、要主动。我们从2013年开始转型,适应消费者需求变化,逐年砍掉油炸食品,向非油炸食品转型。”公司总经理刘海亮说,“过程很艰难,因为持续投入,连年亏损,但一直咬牙坚持着,终于迎来了曙光。”

“不仅是薪酬问题,还应创造与高素质人才匹配的创新研发环境,配套的教育、医疗条件等。”正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亮说。

“要建立健全人才激励机制,通畅人才发展通道,为企业创新活力提供最坚实的后盾。”胡纪根说。(记者李延霞 吴雨 许晟 刘开雄 张浩然 潘晔 薛天)

在陕西,合容电气集团投资5亿多元的智能化现代化工厂正在加紧开工。“明年4月份就能投产。我们今后要走的路线就是大科技、小生产、智能化、高收入。”公司董事长贾申龙表示。

揭牌仪式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昆明勘察设计院加挂“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牌子,此外,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3个州市获亚洲象野外研究基地授牌。

威宁县县长、草海自然保护区管委会主任陈波说,草海与威宁县城区“无缝对接”,近年来由于城市扩张,人类活动对保护区生态破坏较大。

“保护草海,就是保护我们美丽的家园。”刘广惠说,他所在的村子及其周边耕地将由政府出资搬迁、征收,为村民重新建设一个新家园。同时,保护区陆续从当地聘请了60名像他一样的村民担任草海巡护员参与管理,保障候鸟安全越冬。

主动谋变 压力之下寻找新空间

自幼生活在草海边上的刘广惠,见惯了候鸟春去冬来的迁徙,但当珍稀鹤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为代表的候鸟每年到草海越冬时,他仍然很兴奋。每到此时,他都要用随身携带的相机,在10米开外拍摄下千姿百态的黑颈鹤。

“这两个人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因为根据事故现场情况判断,不可能导致这种伤情,民警遂逐一询问了两名司乘人员。没想到,当事人的说法让民警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中小企业处于产业链末端,信息不对称,容易盲目投资、产品趋同,政府之手要发挥关键作用,加强行业规划引导。”胡纪根说。

一场力度更大的“生态保卫战”在草海保护区打响。威宁县通过多渠道筹资约69亿元统筹推进“退城还湖、退村还湖、退耕还湖、治污净湖、造林涵湖”等综合治理。在整治中,贵州省“叫停”了威宁县原城市规划,过去突破草海保护区红线而兴建的生产生活设施全部拆除,新设计的县城规划用地边界距离草海保护区红线50米。

新华社贵阳12月6日电(记者何天文、骆飞、李凡)进入冬季,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又迎来鹤欢鸟鸣的美好时光。登高远眺,水域面积超过25平方公里的草海在阳光下波光粼粼,迁徙而来的黑颈鹤等候鸟成群结队,或水上追逐或低空飞舞,鸣声高亢,让这片美丽的高原湿地充满生机。

理性发展 坚守正道主业

高速交警提醒:机动车行驶期间,驾驶人需要以良好的心态时刻保持专心驾驶,随车人员可以和驾驶人进行交谈,以缓解其疲劳感,但不能没完没了地冲着驾驶人发脾气、撒怨气,以免影响驾驶人情绪,进而影响驾驶安全。(完)

为提升监测管理水平,草海云大数据管理系统正在加紧建设。陈波说,增强民众环保意识与建设美丽生态有机结合,使草海成为真正的“鸟类天堂”,近年来,草海保护区鸟类种类已由过去的228种增至246种,去年到草海越冬的鸟类超过10万只。

2017年4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对贵州省进行环保督察时,指出威宁县城规划建设用地突破草海保护区红线,导致“城进湖退”、水体污染等问题突出,必须重点整治。

“这段时间,不断有候鸟迁徙而来,为了守护候鸟安全,我和队员们加强了巡护力度。”刘广惠说,多年来和候鸟“相处”,爱鸟护鸟已成为他和他的队友们挥之不去的情结。

记者近日深入全国多地调研发现,多重考验之下,不少中小企业发挥“船小好调头”的优势,主动谋变,努力在时代大潮变迁中站稳脚跟。

该车驾驶人称,其驾车从新疆往山东运送红枣,副驾驶在路上唠叨嫌其费油。车辆行至事发路段时,驾驶人再也无法忍受副驾驶的唠叨,两人由口角上升到肢体冲突,驾驶人全然不顾货车正在高速公路隧道内行驶,一时冲动竟然撒开方向盘与副驾驶扭打在一起,导致两人面部不同程度受伤,随后又致使车辆失控撞到隧道左侧酿成单方事故。

当地一些村民说,过去走到水边就闻到臭味,现在水中能看到鱼儿“跑”了。

“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民企仍面临一些隐性的歧视性门槛。”

国家林草局亚洲象研究中心在仪式上提出了远期建设目标:到2040年,通过亚洲象保护工程的实施,助力亚洲象作为旗舰物种的热带雨林生态系统恢复,并培养一批亚洲象研究专业人才,将该中心打造为国际一流的保护和研究机构。

更多期盼 完善创新创业环境

压力转化出动力。面对成本上升、需求下降等多重考验,众多中小企业正努力通过创新摆脱产业链低端位置,寻找新的竞争力和生存之基。

调研中,记者看到,众多像众智科技一样的中小企业,没有被暂时的困难吓倒,而是瞄准产业升级、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大方向,自发转型寻找新的市场空间,展现出强大的发展韧性。

著名导演宁浩则说,读修文的书,就像和老朋友喝酒聊天,刚开始是从张三李四、家长里短开始聊,聊着聊着,就聊出了一幅《清明上河图》,这里面大山大河,人生百态,天聊完了,朋友走了,画给你搁家里了,放你心里了,你会发现,时不长的,那些人物、文字都会跳出来,蹦在你脑海里,这就是好书的力量。(完)

亲眼看着一些客户抛弃主业去盲目拓展新业务,造船的去搞了房地产,做电力的去开发旅游产业,新业务没搞成功,还连累了主业,崔文峰感叹,“中小企业要在行业中做精、做细、做强,决不能只图短期做大而偏离主业。”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莉在分享会上说,从《致江东父老》可以看出它在扭转散文某种平庸化的趋向。我在看着白杨树、戈壁滩,白杨树和戈壁滩也在看着我。经过这种物我视野的转化后,作者不仅是在写他们,也在写自己。这些山河,这些人,让我们重新回到了中国文学,那就是和无数的普通人们在一起。

“市场的风险我们不怕,最怕政策不稳定或者一刀切。”

海拔2100多米的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集“山水林湖草”于一体,是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其生物多样性和特有的生态服务功能,不仅是重要的科研基地,还是云贵高原的“水汽储藏库”,对当地和周边地区生态环境有明显的调节作用。

“三退”护“海”:从源头上减少人为干扰

位于云贵高原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境内的草海,是地球同纬度地区为数不多的高原天然淡水湖泊,1992年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面积120平方公里,是黑颈鹤等珍稀鸟类越冬的主要栖息地之一。

一大清早,当草海还笼罩在水雾中时,今年50岁的草海护鸟员刘广惠穿上水鞋、套上印有“草海巡护员”字样的背心,开始了一天的巡护工作。

经过连年亏损,河南掌柜食品有限公司这两年开始走上坡路,预计今年营业收入达到5亿元。

记者采访看到,保护区内应拆除的楼房建筑,有的已被夷为平地,有的地块已经复绿。据草海保护区管委会提供的情况,通过“退城还湖”措施,腾退原城市规划用地22652亩,收回保护区内原出让开发建设用地2182.5亩,将全部用于植被恢复。

为还草海“一湖清水”,威宁县积极推进“治污净湖”。草海自然保护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冯兴忠说,通过建成老城区污水收集管网34.32公里,以及草海1万吨污水处理厂、环草海19个分散式污水处理站,有效避免了草海周边生产生活污水直排。同时,拆除3个旅游码头,“拉网式”清收游船1442艘。

对企业发展而言,“钱袋子”往往就是“命根子”。有中小企业表示,企业发展中,尤其是在种子期成长期,缺少长期机构投资者的支持。

过去草海周边有的村庄生活污水直排入湖,旅游旺季的划船、垂钓等经营活动对草海造成不同程度污染,一些区域甚至出现黑臭水体。

同时,通过“退村还湖、退耕还湖”举措,威宁县对草海周边6100多户村民实施移民搬迁,拆除房屋,造林绿化4.35万亩,完成退耕还湿征地6万亩,从源头减少人类活动对草海保护区的干扰。

在江苏,凭借多年的技术储备和对欧洲市场的提前布局,苏州巨峰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实现从2018年1.46%负增长到2019年前三季度17.35%正增长的逆袭。

在他笔下,有铺天盖地盛开的油菜花,冒着香气的甘蔗林,轰隆隆作响的冰河,风雪弥漫的祁连山。但这样的山河不是用来赞美的,这样的风景也不是用来歌颂的,它们只是作为见证者而存在:见证这尘世的艰辛悲苦,见证生命个体身处逆境中的向死向生。

这种转变也反映在融资需求上。今年8月至11月,银保监会在5省市试点开展“百行进万企”融资大排查。在江苏,96.5万户小微企业填写了融资意向调查问卷,其中17万户企业同意上门对接,占比不到20%。在河南,30.9万户填写调查问卷的企业中,只有4.45万户表示有融资需求,占比不到15%。

正在谋求转型创新的中小企业对高新技术人才十分渴求。一些中西部企业表示,当地高校、研究院所不多,通过高薪、股权等方式吸引外地人才,但往往很难长期留住。

记者调研发现,经历过经济周期的考验,中小企业的发展理念正在变化,从过去往往盲目追求做大,到现在越来越专注细分领域做精做强。

“以前,不少企业盲目追求小而全、大而全,活钱变成死钱,经济下行期,风险暴露。”河南漯河市中小企业联合投资发展商会会长胡纪根表示,有了深刻教训,企业逐渐变得理性,转型都是围绕主业,不再盲目涉足不擅长的领域。

“公司成立10多年一直靠自有资金投入,今年刚刚拿到机构投资者的融资。”郑州圣莱特空心微珠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蔡耀武说,“撑到现在不容易,多年持续大量的投入。希望国家加快培育长期机构投资者,让企业融资有更多渠道。”

驾驶人右眼被打成黑青,事发后仍旧一脸怒气。视频截图

临近年末,郑州众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崔文峰几乎每周都去新开工的厂区工地看看。建设周期2年、投资2亿元,这个新厂区是众智科技近年来最大的一笔投资。“新工厂建成后,我们的产能将增加8至10倍。”崔文峰信心满满。